故居名胜 >>

浙江鄞县风雨“天一阁”

副标题:鄞县的天一阁 ——

文章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xuemenjun  

上传时间:2017/1/10 14:22:59




 在启蒙读书时,老师曾提及明代浙江钱氏出了一位“书痴”姑娘,这位秀女就是宁波知府邱铁卿的内侄女钱绣云。钱绣云是当时非常有名的才女,她做梦都想登上天一阁,为了能一睹天一阁藏书,就托邱知府做媒,嫁与范氏后裔范邦柱秀才,结为夫妻。嫁进范家,心想,但凡你有怎样的禁令,只要进了这个家,成了范家的媳妇,还会没有看到书的机会。她如愿嫁进范家,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范家人为保护藏书,禁令如军令,天一阁简直固若金汤,禁牌上写了,女子不能登楼就是不能登楼,最终,这位美丽才女终因不能与思慕已久的藏书相见,郁郁而终。

钱绣云一个为读书,而走进范府的女人,因不得进天一阁读书而郁郁而终,隐隐约约目睹过她憔悴的容颜。有的人想永垂千古,便披金戴玉妄想永恒;有的人将一生的功业付诸于亘古不变的石头上,千百年后留下的也只是世人对石碑年限的判断。有谁真的能名流千古?天一阁那些古老的文字无言的诉说着天一阁的过去。天一阁因为钱绣云平添了很多传奇的色彩,钱绣云因为天一阁成了永恒的话题,令人纠结,说不清,她是幸运还是不幸。一时间,思绪万千,情感奔流。无数次的幻想,当年一台花轿抬进范家,这个叫钱绣云的女子是否在红盖头掀起的那一刻用一双灵澈的目光去找寻那神秘的书阁,而不是那个要与她共度一生的男子?她爱上了这座藏书阁的时候,是否已经给自己关闭了爱情的大门,都觉得钱绣云不懂得爱情,更没有过爱情,在那个贞节大于生命为标榜的时代,她嫁给了一楼的藏书那是何等的勇气与对知识的热爱!直至今天仍有很多如我们一样的人在钦佩着,悲愤着,惋惜着。钦佩着那种信仰大于生命的可贵,悲愤着那女子严禁登楼的礼数,惋惜着这样一枝散发着别样芬芳的玫瑰最终消泯在范家的高墙瓦砾之中……

“天一阁”,又称“宝书阁”。为浙江鄞县范钦的藏书阁。范钦(1506-1585)字尧卿,一作安钦,号东明。宁波鄞州人。他出生于一个没有财富和政治背景的家庭,完全是靠自己的刻苦努力,勤奋学习,在明嘉靖十一年(1532)中进士,开始在全国各地做官,到的地方很多,北至陕西、河南、南至两广、云南,东至福建、江西,都有他的宦迹。到在明嘉靖三十九年升任兵部右侍郎,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副部长,在同年十月,辞官回乡。他为官二十八年中,足迹踏遍了当时大半个中国。这就为他的藏书提供了充裕的财力基础和搜罗空间。范钦从小就非常喜欢读书,做官后不仅竭尽全力收藏书籍,而且勤于研读校勘,手自题笺,精细详审,最终聚藏高质量的书籍达七万卷。

范钦一生对“丰氏万卷楼”失火一直铭刻于心。好友丰坊对其踏上仕宦之路有颇多帮助。一次月湖夜游后,丰坊回家秉烛上“万卷楼”临摹古人书法,酒性渐发,忘吹蜡烛,导致“万卷楼”失火。因此,范钦从历代藏书楼多毁于火灾的事例中汲取经验教训,在以后的建阁中,无论从书楼形制、命名,还是从建筑的设计布局、设施的配套上都能从防火要求进行充分的考虑。范钦不但依据古书上“天一生水”的说法,取“以水制火”的意思,移“天一”两字名阁,而且还取“地六生水”的意思,来进行书楼的布局设计。其楼高下深广及书橱数目尺寸俱含六数。他打破一般建筑物忌用偶数的格局,把书楼分建六间,东西两旁筑封火墙;在楼下中厅上面的阁栅里,绘了许多水波纹作为装饰。这些都充分反映了他期望书楼免于火患的愿望,从中体现了主人强烈的防火意识。

天一阁素有“南国书城”的美誉。它位于宁波城西月湖之畔的天一街上,占地2.6万平方米。建于明嘉靖四十年至四十五年(公元15611566年)之间,阁四面临水,上通六间为一,中以书橱间隔;其下分六间。为古代藏书楼建筑典范。已有450余年的历史了,阁楼为古朴斗拱形木质二层硬山顶建筑物,通高8.5米,阁联为“风雨天一阁,藏尽天下书”。是亚洲现存历史最悠久、最古老的私人藏书楼,也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三个家族图书馆之一。原藏书7万余卷,后多失散。至1949年尚存1.3万余卷(后访归3000余卷)。其中明代地方志及科举史料尤称要籍。清乾隆爷六下江南时,也曾多次登楼阅过书卷。1984年该阁匾额“天一阁”由郭沫若先生题书,阁内现存珍贵宝书聚增至60万卷。总体布局有藏书文化区,园林休闲区和陈列展览区组成。1982年被国务院列为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4年荣获4A级旅游风景区。

天一阁建筑整齐古朴,天花板上的藻井图案,都印以水纹和古代水兽,象征以水制火。天一阁的建筑作为藏书楼的模式,影响深远。清朝的乾隆皇帝就指令收藏四库全书的故宫文渊阁,圆明园文源阁,承德文津阁及文溯、文汇、文澜、文宗等七处藏书楼,都是仿照天一阁的式样和结构建造。

后来范钦的后代在天一阁的对面修建了一池,池子名为“天一池”,康熙时,范的重孙在此池上砌造假山,架桥构亭。假山左方有亭,亭前一石,女子形状,为宁波知府邱铁卿的内侄女钱绣云。绣云嫁与范钦后人为妻。不想范家祖训明令“书不出阁,女不上楼”,违者永不为范家子弟。可怜,钱绣云为读天一阁藏书而嫁入其家,却一生不得获准入阁,没有看到天一阁的任何一本书,郁郁而终。范氏后人,为遂其遗愿,在阁前筑石以纪念,并在亭中放一古镜,镜光直射天一阁内,为得是了却作古女子看书的心愿。然而,她依旧是与天一阁数尺之遥,却永隔万里。天一生水,锁住了一个如水的精灵。

天一阁,后世曾遭4次浩劫,先是太平军进攻宁波时,当地小偷趁乱拆墙偷书,然后当废纸论斤卖给造纸作坊。曾有一人出高价从作坊买去一批,却又遭大火焚毁。英国侵略军占领宁波掠去《一统志》和舆地书等。1914年,一个叫薛继渭的偷儿奇迹般地潜入书楼,白天无声无息,晚上动手偷书,每日只以所带枣子充饥,东墙外的河上,有小船接运所偷书籍。这一次几乎把天一阁的一半珍贵书籍给偷走了,它们渐渐出现在上海的书铺里。1949年存书仅剩1.3万余卷,半数上为孤本,仅为原藏书的1/5左右。

天一阁收藏的明代固始县志,是明代嘉靖19--21年(1540-1542年)赐进士第、户部主事、前监察御史、知固始事、晋张梯撰修,共10卷,固始县钱王后裔门人生员钱和校。固始县志于明成化元年(1465年),知县薛良主修县志2卷,明正德战乱,仅存10余页,后亦佚。嘉靖10年(1531年)县令吴周聘举人葛臣修县志,后吴周离任而终止。嘉靖19年(1540年)知县张梯聘葛继续修县志,嘉靖21年(1542年)付梓,全书10卷。嘉靖31年(1552年),再刻。

此县志被天一阁收藏,固始存嘉靖固始县志亦佚殆尽,1963年上海古籍书店,据宁波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将固始县志嘉靖刻本,景印原书,板框高20.5公分,宽14.9公分

最 新 动 态 ↓

www.zhjp.net

电子邮件:snhuayu@126.com

地 址:福州市鼓楼区五一中路18号正大广场御景台1620

家谱文化QQ群:家谱文化   电话:4008-379-189    手机:18005005350     QQ:598189593   联系人:姓氏文化研究会

中华姓氏文化研究协会主办 | 技术支持:福建省天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复制